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娱乐> 正文

南韩所有男神级别的演员 都必须和她“睡”一次

2020-06-28 11:21:14 暂无评论 休闲娱乐

在南韩电影圈子里面,要满足“姓全”“演技女神”这两个条件的,全智贤都要靠边上站,今天要说的是另外一位全姐——全度妍。南韩媒体评价她:“忠武路所有想转型文艺片的男演员,都免不了要跟她睡一次。”全度妍在韩国的地位,就像是张曼玉在中国的地位一样,在之前才结束不久的韩国百想艺术大赏上,全度妍凭借电影《生日》又再次拿下了百想艺术大赏的电影类最佳女主角,这已经是她拿到的第四个百想影后了,毕竟进入电影圈以来,她所获得的演技类的名誉奖杯,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了。

南韩所有男神级别的演员 都必须和她“睡”一次

1973年出生的全度妍,如今已经47岁了。距离她出道之后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我们的天国》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十年了,她第一次在电影中宽衣解带赤裸上阵的《快乐到死》也已经过去了21年,以及凭借她在电影《密阳》在戛纳电影节荣膺影后,也已经过去了13年。30年的时间大家知道有多漫长,这个时间可以让任何人在这个时间内成名也可以让他迅速被人所遗忘,但是全度妍无疑是一个异类,她所出演的每一部电影都会给你不同的惊喜,无论是崩溃的母亲,还是被情欲所诱惑的女仆,全度妍都手到擒来。1990年毫无表演惊艳,作为广告模特出道的全度妍,通过一部青春偶像剧《我们的天国》,转型做了演员,在7年之后,接到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伤心街角恋人》。那时候的全度妍已经25岁了,对于出名要趁早的娱乐圈来说,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年龄段有些尴尬,但是和她搭档的男主角——韩石圭名气也大,但是全度妍在电影中的表演米尔那个人失望,当年的青龙电影奖和大钟奖的最佳新人女演员都被她收入囊中。1998年全度妍又出演了两部不同风格的电影,并且同时上映,一部叫做《记忆中的风琴》,全度妍在里面饰演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乡村少女,喜欢上了来自城市的老师。这部电影可以说是韩版的《我的父亲母亲》,同时期上映的另外一部电影叫做《约定》是黑帮大佬和女医生的爱情故事,又甜又虐全度妍凭借这部电影又斩获了韩国青龙电影奖的最佳女主角。但是让她引来事业高峰的是1999年的《快乐到死》,这部电影反映了经济危机下,韩国家庭男尊女卑的关系。全度妍饰演一个对无能丈夫失望和前男友私通的女人,因为出色的演技获得了当年韩国电影界的最高奖项“大钟奖”的影后荣誉。


从青龙、大钟双料最佳新人女演员,到双料影后,站上韩影之巅,全度妍只用了区区的3部电影、短短的3年时间。从出道之后就一直想着“结婚以后就退圈”的全度妍,也是因为出演了《快乐到死》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原来做演员并不是背下别人给我的台词就可以了,一定要让自己成为角色去思考。”从那之后,她又找到了自己做演员的乐趣,并且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从此之后全度妍就像是开挂了一样,从爱情喜剧到古装片,以及到拿到戛纳影后的《密阳》,字啊到现实题材的《回家的路》,以及表现男女关系的《男与女》她细腻又百变的演技,既能够让人不出戏也让人觉得毫无违和感。而对于抱着这种态度的全度妍,韩国很多导演的凭借都是“令人可怕的演员。”但是在拍摄《密阳》的时候,全度妍也遇见了让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导演——李沧东。2007年,全度妍主演了李沧东导演的《密阳》,饰演失去孩子苦寻救赎的母亲。但是这部电影的拍摄经历,对于全度妍而言是一段惨痛的经历,没看剧本就答应出演,完全是抱着学习的态度的全之眼,期待可以受到导演的指点,但是没想到事情根本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本以为导演会给我一切正确答案,但是他只是说‘就按照感觉来’,不给我任何明确的说明。这反倒让我找不到感觉,特别辛苦,痛苦,有些怨恨。心里觉得这样的话为什么要让我来演?”在《密阳》里面,全度妍展示了什么叫做身心俱疲的演技,把人隐藏在最深处的情绪和羞耻都展露了出来,而最终事实也证明,李沧东导演给予的演员最大限度的创作自由,让全度妍和角色融为一体。全度妍在里面的演技也打动了戛纳的评委们,让她捧走了韩国电影史上的第一个戛纳影后奖杯,也是继张曼玉之后历史上第二个获得此殊荣的亚洲女演员。


在获得戛纳影后的同一年,全度妍和相恋已久的企业家男友结婚了,两年之后生下女儿,在经历了人生几件大事之后,恋爱、结婚、生子后复出,第一部作品就是创下了个人床戏最大尺度记录的《下女》。其实无论国内国外,一脱成名的女明星不在少数,而且大多数在成名之后都忙不迭的穿上衣服,对自己的这段过往避之不谈,但是全度妍正好相反,她对“脱亦或是不脱”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她很豁达。可能有人觉得她就是想一脱成名,但是没必要,她在出演这部电影之前就已经稳稳站在了忠武路,靠脱衣服博眼球的操作真的没必要。也正是她的这种不扭捏的态度,以及对于角色的专注,让全度妍成为了电影史上唯一一个在大部分作品里面有很多裸露戏份,但是没有一个人称她为“情色”明星的女演员了。她在电影里睡了朱镇模和崔岷植,在《丑闻》里睡了裴勇俊,在《下女》里面睡了李政宰,在《无赖汉》里睡

了金南佶,在《男与女》里睡了孔刘。她对于角色的理解,都只是自己作为一个演员的选择而已,并且不带任何的动机,全度妍本就是为了电影而生的女人,她所饰演的角色哪一个没有独特的美丽。


在南韩这个等级划分十分明确的国家,就算你有再好看的美貌,实力不行也会遭人唾弃,人们不会为你的长相而买单,全度妍也不是所谓的长相出众的艺人,但是只要她一出现在荧幕上,你就会觉得她的气质和电影相辅相成,和她所有合作过的男演员,采访的时候被问起全度妍哪里最让人难忘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她的眼睛,虽然五官分开来看都不算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是有一种别有意味的风情。


在下一刻,一种无形的力量从叶尘的眉毛中散发出来!“灵魂之剑,斩击!” 叶辰哼了一声,神思的可怕力量凝结在他的眉毛上,刺中苍蝇的魔族年轻人立刻掉入了对方的眉毛!叶辰,虽然他还没有真正学会过“锁魂杀戮”,但是通过“锁魂杀戮”的实践,再加上他极其强大的灵魂,叶震现在可以玩“锁魂杀戮”的简化版本,尽管它不是灵魂技巧,它也可以称为攻击灵魂的一种极其强大的手段。叶辰把它命名为魂剑!但是,这消耗了太多的灵魂,叶尘只能勉强投下一次。如果您受伤,则可能无法执行一次。而且,灵魂的强大存在是困难的。这时,灵魂之剑急速冲向恶魔少年学习大海,但他突然飞速飞行,瞬间停止了运动!然后,他的眼睛呆滞了,在千分之一秒之后,他的嘴里发出了非常痛苦的尖叫!这有热血澎湃的,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不能在所有的控制我的魔气,所以我只能吼惊恐,甚至忽略了祭坛,拼命为首的洞穴中出来,逃之夭夭!他从来没有梦见叶尘的灵魂已经有力量接近那扇密闭的门!即使是普通的战士,即使灵魂如此强大,他也不怕,但叶辰已经成功地学会了灵魂技能!这个邪恶的年轻人天生就熟悉灵魂技能并了解他的恐怖!但是,灵魂修复的整体相对较弱。叶辰在哪里可以通过创造领域的培养来展现关门的力量?他已经以为叶晨很变态。现在,看来他仍然低估了叶晨!这叶辰让他彻底感到恐惧!灵武大陆什么时候变态的?我不敢相信邪恶的青春!叶辰冷冷地看着逃离的恶魔种族。尽管他受伤了,但他的速度并不慢。但是他能逃脱吗?不管多快!不如他的剑快!“打剑!” 叶辰哼了一声,全力以赴!他必须尽力!尽管这个恶魔少年离徐欢并不遥远,但他的力量却令人恐惧!如果这次是逃生,恐怕要踩到隔壁的山顶,甚至半步太空!当时,叶辰已经死了!叶尘的野兽般的巨剑挥舞着,他无边的精神力量聚集在熊熊的火焰中,穿越无数的空间,天空的力量降下来!“别!原谅我!原谅我!” 傲慢的恶魔极度傲慢而被人鄙视,终于忍不住乞求怜悯!一声巨响,一阵光亮!毕竟,致命的恶魔多贝冈·黑尔变成了虚无,一丝分裂的灵魂被彻底消灭了。挥挥手,叶辰将魔鬼的脏东西充满魔力,将魔鬼的储物袋和提手放入手中。然后他瞥了一眼已经濒临崩溃的祭坛。祭坛受到屏障的保护。他挥了挥手,切出了一把剑光,在血迹中,他散发出了一阵似乎想要抵抗的鲜血。但是,显然这只是一场不必要的斗争。在下一刻,整个编队被彻底炸破了。祭坛完全打开了。在那个祭坛上,隐约有一种愤怒的吼叫声。这个密封的恶魔种族是恶魔种族的化身,它比邪恶的年轻人更强大,无数次。在远古时代,他被数字电源所封印,他将摆脱困境。但是,由于他中途杀死了叶辰,他未能取得成功。此时,吉林说:“叶辰,这个家伙该怎么办?你要我杀了你吗?” 叶辰看了一眼徐欢,然后慢慢走向对方。这时,徐欢虽然意识模糊,但还没有完全昏昏欲睡。他的眼睛都令人震惊和难以置信!叶辰赢了 叶辰居然赢了!征服了不可思议的恶魔种族?即使这是一个梦想,也有点荒谬!叶辰不说话就低头看着徐欢。徐欢带着苦涩的微笑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出卖了神火书院。最后,这是结果吗?他现在没有面子可以活下去。他面对叶辰,无奈地说:“去做。” 叶辰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他说:“我,放开你,你放弃耕作行为,永远离开神火学院,您想生活这是人的本性,但您没有资格在神火学院当老师。” 徐欢的工作可能只是为了生存,但无论如何,他不再有资格当家教。神火学院是否想培养一群野蛮人,当他们处于危险之中时向敌人低头鞠躬?徐欢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之后,徐欢指着他的丹田。无数光环被释放!丹田甚至布满裂缝。对于武术修养来说,丹田太重要了。如果没有维修,Dan Tian仍在那儿,也许可以重建。徐欢没有选择废除秀伟,而是强行摧毁了丹田,足以证明他his悔的决心。“是的,谢谢。我曾经是你的导师,但是今天你给了我一个教训。““只是这堂课太贵了。”之后,徐欢失踪了。在旁边,吉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个家伙也值得犯罪。”她的眼睛也落在祭坛上。只是想往前走。 ,叶辰说:“吉林,别走,你先出去见那些人。”纪琳想说些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叶辰凝重的眼睛时,他乖乖地点了点头:“叶辰,尽管我不知道。不知道您要做什么,但是这个祭坛上的印章是盖伊,这让我非常不舒服。“好。”叶辰点点头。不久,整个祭坛只剩下叶辰。在祭坛深处,似乎意识到只有叶辰一个人,继续怒吼!”你知道我是谁!”“你杀了我的男人,它破坏了我的阵型,你就知道了价钱!”“如果我醒来,我的眼睛就可以摧毁你!”“即使你走进关门,也没有资格!”叶辰不为所动,冷笑道:“所以你的境界高?太虚境了吗?”祭坛深处的冷冷声音突然响起:“太虚境了吗?哈哈哈,我是一个古老的恶魔,恐怕你还没有触及其他领域!”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含羞车牌-25luxu系列-siro系列-号号库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hanxiufanhao.com/xiuxianyule/641.html

含羞车牌萌萌哒
本站每天更新文章提供大家观看,但不提供下载链接喔
  • 1248 文章总数
  • 67641访问次数
  • 2070建站天数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