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娱乐> 正文

抖音网红刘思瑶一夜涨粉上千万?不同情况下居然有八张面孔

2020-07-21 13:00:17 暂无评论 休闲娱乐

回想抖音最初的那些网红们大家都还记得谁?最早是“能带我吃饭就好”的成都小甜甜,涨粉500W。还有屁股扭一扭跳甩臀舞的代古拉K,21天就涨粉800W,还有在停车场蹦迪的温婉10天涨粉1000W。可是这些都比不过一夜涨粉千万的刘思瑶。她是抖音新晋的宅男女神,目前粉丝1300W,视频获赞超过1亿。圈粉速度快的不行,排涨粉榜单前三位。6月被评为抖音达人黑马TOP2。

抖音网红刘思瑶一夜涨粉上千万?不同情况下居然有八张面孔

根据资料显示,刘思瑶1996年出生,山西太原人学过古典舞,之前一直在映客和一直播上当全职主播,她在抖音上更新的视频都以换装和对口型为主,她也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时而装装可爱时而搞怪。而她也不止软萌搞怪的一面,还能够御姐,时而长发飘飘妩媚性感,看了这姐的视频感觉甜甜的恋爱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网上对刘思瑶的评价,用一句话概括总结为:“沙雕里最甜的,美女里最沙雕的”。总是她就是有常人不可企及的颜值和接地气的沙雕性格,还是非常宠粉的妹子。


但左右的视频都是同一个角度,看多了难免无趣,唱歌呢也基本都是假唱,最多就是嘟嘟嘴要亲亲各种做动作,更多的视频为了凸显可爱用力着实过猛,还有一起拉屎的梗,这本来没啥值得diss的,小编第一个看的视频就是这个,她当时拿着勺子和筷子还表演了一个吞口水?她还在视频里模仿过“阿巴阿巴阿巴”的梗,这个梗虽然很火,但其实很恶臭,这是一个斗鱼主播和女儿传出来的,有粉丝发现这个主播的女儿两岁多了还不会说话,只会发出“阿巴阿巴阿巴”的声音,之后很多人就借用他女儿的事情来讽刺这位主播的基因不好,导致女儿智商低。而刘思瑶这种千万级的网红居然用这么糟糕的梗来拍摄视频,大可不必。


我们再来说刘思瑶的颜值,好看是真的好看,但在她的脸上大家仿佛看见了温婉、小爪几和冯提莫的影子。她的嘴被粉丝们称为“女版王大陆”而她也不止嘴大,下巴也相当的尖,但这些都不影响直男们对她的喜爱度,纷纷抢着喊她老婆。刘思瑶的粉丝中百分之70都是男性,年龄也主要分布在18-30岁之间。她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时候,也是很多男生都抢着要和她合照,凭借着颜值和人气,刘思瑶能这么火也并非难事。


结果刚走红就被迅速打回了原型,喜提抖音诈骗团伙新成员的称号,前不久刘思瑶在拍摄期间的花絮视频流出来了,和视频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要不是有人说这是刘思瑶,大家还真的认不出来,眼睛缩水了一半鼻子也不翘了,脸型也和视频里的完全不一样了,前前后后也就差了不知道多少层滤镜吧。不过有一说一刘思瑶原相机里的长相,在普通人里也不算是丑了,但是和抖音视频里的自拍是差了很多了,就是从绝世大美人变成了路人美女,随后又有路人曝光了偶遇刘思瑶的视频,她一直遮遮掩掩的不给看全脸,路人拍到的部位,脸型也和视频里的不符合。而刘思瑶视频里的长相除了和自拍里完全不一样之外,和写真里也完全不一样。


而刘思瑶最早期的视频也是一副邻家妹妹的感觉,那时候也会卖萌但是长相太普通了,少了一些记忆点。然而从今年3月份开始,有了明显的分水岭,她也是在那之后开始走红,折腾了两年都不温不火的,而如今却突然在6月份爆红,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背后肯定有资本在操作了,刘思瑶签约了杭州MCN机构,和毛毛姐、温精灵、张欣尧是同一家公司。她签公司之后完全两张脸,这是咋回事儿呢?网上刘思瑶的旧照也出来了,确实认不出来这是刘思瑶,长相平平无奇,五官也不出租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女同学,然后这不是刘思瑶的最初版本,网上还有她整容之前的照片,看起来真的太平平无奇了。她层架在某整形机构做过项目,火了之后被放出来当做了案例,这个机构曝光刘思瑶做了眼综合和无痕祛眼袋,还放出了手术图。不过有一说一做了微调之后的她,颜值确实大幅度提升了,加上化妆滤镜和后期修图,想达到换头的效果也不是不可能。而刘思瑶一系列黑照被扒之后,不仅没掉分人气反而更高了,这还是得归功于她背后公司的炒作和洗白,如今刘思瑶接拍一条广告报价是6.8W元,抖音的直播音浪收入有540W+,可以提现324W+,她还会进直播间帮商家卖货,男粉丝们也心甘情愿买单。今年夏天的抖音第一诈骗犯实锤了。


“繁荣繁荣。”“妈妈,萧御在这里。”敲门声响起,沉淑涵的声音使陈扬松了一口气。“进来吧。”“吱吱〜”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中年人恭敬地说:“沉太太。”沉树清问:“解决了吗?”于海道:“尸体在院子里,沉太太看看吗?”“阳阳,救救我。”“哦。”陈阳很无奈。老太太真的想当自己的主人,无论她的心情如何,她仍然被迫这样做。他感觉如何?他怎么敢?当陈阳帮助沉淑卿出院时,沉淑涵和其他人有些惊讶。家里的大三学生实际上很害怕沉书清,因为她太严格了。看到陈阳支持老太太,他们都表示同情。他们走出别墅,来到院子里。于海指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蹲下来将其拉开。刚离开的罗申安静地躺在里面,一点生命也没有。“做得好。”沉树清点点头,说:“去帮你吧。”于海离开了。沉树清说:“阳阳,他死了吗?”“啊?”陈扬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胡说八道。沉树清说:“我不用担心别人,你帮我检查一下,他已经死了。”“哦。”陈阳蹲下,摸了摸嗓子,说:“死了。”现在我什至无法救自己。沉树清非常满意。“洋阳,你有喜欢的女孩吗?”“没有。”陈阳说:“不考虑。”沉树清说:“是时候考虑了。你也已经21岁了。还不算小。你的主人已经在你这个年龄开始吸引蜜蜂和蝴蝶了。”陈阳认为,如果您对师父有意见,就不能这样安排。师父二十多岁时,他正在打魔鬼。“石县比您大几岁,您几岁?我知道如何照顾人。阳阳,您如何看待石县?”“啊?沉捐助者……”“喊一些捐助者,喊名字。”“哦...她,她很好。”“您也认为这很好,对吗?我也这样认为,否则,您要先订婚,选择一个约会,放下一切,并在几年内生一个胖子,主人会帮助您的。”陈杨丽当场,将头僵硬地朝院子的大门转了转。他想立即离开这里。“老太太,我只见过她两次,现在我不考虑这些事情。师父告诉我要离开,然后离开,我必须很好地经营道教圣殿,香火的传承是无法打破的。”“你的主人是不负责任的。”沉树清说:“你不能看不起世贤,然后就算了,我也不会强迫你。但是师父必须说服你早点庸俗。”“来,帮我坐在那里一会儿。”他靠着藤椅帮助沉树青走到后院。沉士贤送毯子走了。陈阳太不愿意看她了,好像她刚刚听到了谈话一样。“我一直在关注您的情况。老实说,您今天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船长真的很惊讶。”“但是你的时机错了。几年前现在会在哪里?”陈阳问:“现在怎么了?”沉树清说:“现在,刀门正在下坡。否则,你怎么能让一点道士轮流给江南一张长脸?”“你没想过,金元为什么为什么要抱你?”陈阳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沉树清说:“您难道不认为师父说的这么不愉快吗?”“不久之后,道场将改变其所有者。江南今年将无法举行扩张。“换房客?老太太,那是什么意思?”沉树清的额头默默地说道:“看着我,健忘。忘记你还没有通过评估期。”“战争消退后,每个人也都有空闲时间开始分配自己的位置。”“在战争期间,刀门遭受了很多损失,因此第一次分发遭受了巨大损失。”“以上规定不允许一个家庭统治,因此我当时也进行了干预。最终的计划,道场,实践领域有效期为十年,十年后将重新分配。”“是时候重新分配今年了。”这是陈扬第一次听说此事。沉树清说:“江南有多少道场?你必须知道,第一次分配时,江南只有一个茅山道场。其他道场要么被佛教占领,要么被江湖学派占领。后来,江湖被占领。学校拒绝了。只有一个接一个的赢得了几个道场。”“但是佛教徒实践永远是最多的,而且没有人。”“如果没有事故,刀门确实会成为第一个教派,但怎么会没有事故呢?”“即使没有事故,也会有人故意制造事故。”“所以我说,当你出生的时候,你就遇到了这种时间。”“别再看他们现在如何抱着你了,“因为他们知道今年的江南一定不能举行目前的道场。”“让我们谈谈在他们统治期间失去道场该怎么办?”陈阳皱紧了眉头。用沈树清的话来说,他只相信一半。换句话说,从沉树清的角度来看,他不够客观,无法看清任何人和事物。“最近必须更换浙江省部长97号。”“新任命的部长叫卢振国。”沉树清的话突然转为:“卢振国的个人能力很强,无论是实力还是整体规划能力。他以前曾负责寿山。这次他被提升为省长。跨度很大,但是这是合理的。”“你的运气还不错。卢振国去了浙江省,而不是江南。如果他来江南,今年我可能无法将刀门关在门口。”陈阳问:“他对刀门有仇吗?”沉树清摇了摇头:“他仇恨所有人,佛教,道门,仙门江湖学校也遭到仇恨。如果有机会,他将一一杀死所有人。”陈扬张开嘴。沉树清说:“但他会首先解决道门,因为道门是最容易解决的,只要他与佛教合作。”陈阳揉着太阳穴,心里有些困惑。也是道场和卢振国。他感到头疼。“阳阳,让我们回到它。”沉树清再次说。说了这么多,难道不只是这句话吗?“道教有什么好处?看你的主人。你一生都给了道教,很少有人知道最终会死。”“离开刀门,来找我,刀门可以给你,我可以给你,刀门不能给你,我也可以给你。”“在这里,别生气。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沉淑卿满怀期待地看着他。陈阳摇了摇头:“我是道士。”沉树清说:“喜欢你的主人。”眼见为实的陈阳说服了沉树清。这种事情并不着急。她了解陈扬在过去一年中所经历的事情。比谁都知道。当肩膀上的压力足够大时,他也会感到疲劳和烦躁。这么年轻,我哪里有那么坚强的内心。与世界永远存在妥协。陈阳晚上住在别墅里。沉家人得知沉淑卿的病已被他治愈,他对他很友善。至于他与沉树清的关系,没人知道。陈阳不会主动透露,毕竟这种关系仍然值得怀疑。沉树清没有说。她与金绪的关系不是虚假的,但她也是沉氏家族。她对金x的某些感受被传递给了陈扬,但不可能将它们全都展现出来。年轻的时候,她可以为此放弃一切。现在不可能了。每个人都成熟并成长。他们为自己和家人负责。除非陈阳可以离开刀门加入沉氏家族。好吧,她不介意利用沉氏家族的全部人脉以及雄厚的资产来尽可能多地培养陈阳。毕竟,这不仅对陈扬有所帮助,而且对自己也有所帮助。第二天,早餐后。沉树翰亲自将陈阳送回灵山。他想去茅山问明义和沉树清。但是明义在道场,他看不见他。现在。灵山道观。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道观的门前。”“江先生,别让我难堪。蒋小明不抬起头就扫了掉地上的落叶:“我为什么要走,不要在这里打扰我。”穿西装的男人:“江部长,你给我剑的光谱。只要我这次成功,我就可以保证给你划分一个固定的练习区。”江小明指着他的脚说:“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穿西装的男人:“很好。”“与Dojo相比如何?”“不太好。”穿着西装的男人摇了摇头:“有一句话说这里的灵气确实很丰富,但是山很小,天地没有洞,也没有纪念碑。与道场。”姜晓明说:它不如现在的道场好。过了一会儿,这就是江南的新道场。”穿着西装的男人显然想笑,但他避免了。“江主任,我是来这里索剑的。”“我拒绝了你很多次。你还年轻,看起来不像是耳朵有缺陷。你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回去,别跟我提剑高。”现在,他听到了剑浦的两个字,情绪有些舒展。“高级,我回来了。”陈阳的声音来自山下。他走过去,看到这群人好奇地环顾四周,然后走过去,问:“老人,你还好吗?”“会发生什么。”蒋小明说:“快走,不要穿西装的男人看着陈阳,小声说:“你是宣阳陈吗?”“是我。”他们昨天在拍卖会上见面,但彼此不认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是陈宣阳。“三元八卦盘在你身上?”陈阳无视一切,直接走向道教。穿西装的男人拦住了他:“陈振仁,我可以用指南针帮忙吗?”陈阳绕开继续。穿西装的男人继续停下来:“陈振仁……”“闪开!”陈阳哼了一声。穿西装的男人说:“指南针会被我使用,将来我会谢谢你的。””没有贷款。”“先生。陈...”“说话,不借钱,不理解?您是借钱还是抢劫?”“如果没有,那么……”穿着西装的男人瞥了一眼江小明和另外三个人。整个句子还没有结束,他们三个已经结束了。“不,你打算做什么?抢劫?”“男孩,剑阁楼大厦很棒,对吗?今天尝试一下?手脚都摔断了!”看到这一点,穿着西装的男人向后吞咽了一下。一言不发,所有人都下山了。“我勒个去!”蒋小明咕gr着他们的背,继续扫地。陈阳问:“他们来问剑音?”“好。”“这是怎么回事?”“我听说道场的最后期限只有十年,必须在期满时重新分配。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蒋小明说:“这不是秘密。”他手里的动作突然来了:“今年似乎重新分配了。”他看着陈阳:“江南,你在找你吗?”“没有。”陈阳问:“我只知道这一点。”“金源,他们告诉你了吗?”“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希望你参加。”蒋小明说:“别傻了,问问自己,不要让你干预,不要干预。””那里有一座山,将来他是否会去道场练球根本不会影响他。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含羞车牌-25luxu系列-siro系列-号号库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hanxiufanhao.com/xiuxianyule/756.html

含羞车牌萌萌哒
本站每天更新文章提供大家观看,但不提供下载链接喔
  • 1816 文章总数
  • 104161访问次数
  • 2269建站天数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