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娱乐> 正文

阮经天恋情?和宋祖儿假戏真做

2020-08-19 11:21:18 暂无评论 休闲娱乐

最近由宋祖儿主演的甜宠剧《舌尖上的心跳》马上就要上线了,从杀青到如今都快一年了,想想还是让人有点小期待,加上这部剧的男主角是和宋祖儿传出过绯闻的阮经天,这两人可是贡献了2020年开年最大的瓜——相差16岁的“父女恋”。简单说一下这两人的绯闻,年初有八卦媒体拍到阮经天深夜开车回宋祖儿家过夜,而当天是宋祖儿先到家,之后阮经天又和好友一同出现在了宋祖儿的所在小区里,然后阮经天和好友一起出现在宋祖儿所在的小区,之后阮经天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开车宋祖儿的车离开。之后再次回到宋祖儿小区的时候,提着大袋的礼包,两人看起来关系也很亲密,大家直接嗅到了恋爱的气息。

阮经天恋情?和宋祖儿假戏真做

恋情曝光之后#宋祖儿阮经天#的话题一大早就被冲上了热搜第一,而相关的恋情新闻一出来,吃瓜群众就纳闷了,这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年龄差的这么多都不会让人怜惜在一起,怎么突然就扯到了一起。这也不是两人第一次传绯闻了,宋祖儿和阮经天的恋爱瓜始于年初被拍的一个月之前,有网友偶遇两在巴厘岛度假,虽然又粉丝说当时是在补拍电视剧《舌尖上的心跳》但网友表示两人的身边并没有工作人员。然而之后的恋情传闻就不了了之了,结果到了2020年恋情又被爆,宋祖儿工作人员也立刻向媒体方澄清:“朋友聚会,好多人在一起聚会。”但就在宋祖儿经纪人否认恋情之后,又有网友发出偶遇宋祖儿和阮经天排队买奶茶的照片,在照片里宋祖儿也请你的把头靠在阮经天的肩膀上,关系很亲密。


到了2020年5月《舌尖上的心跳》剧组拍摄花絮曝光,工作人员还在的时候,阮经天就从背后拉着宋祖儿的手,然后没过多久两人就暗搓搓的撒糖,阮经天在微博分享了两只猫的日常,并配文有一只新朋友叫做一杯。结果习性的网友扒出,2019年2月份宋祖儿给自己的宠物取名叫做干杯,但从头到尾这两人都没有正面回应过,所以到底在没在一起也真的不确定,人家是为了新剧炒作也说不定。并且在刚爆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依旧觉得很违和,因为这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很多人对阮经天的情史都停留在许玮蜜和刘品言时期,而宋祖儿和阮经天的恋情还被刘品言的名字带上了热搜。和刘品言的那一段是拍摄《绿光森林》的时候,刘品言17岁,阮经天23岁,当时是阮经天对刘品言一见钟情,发起一阵猛追而当时还只是小姑娘的刘品言自然也抵挡不住帅哥的追求,于是两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可惜好景不长,当初恋爱的时候因为刘品言还未成年,再加上阮经天的花边新闻不断,受到了刘品言家人的强烈反对,导致这段只交往了7个月的恋情中途夭折了,甚至在分手之后又爆出了更劲爆的新闻,阮经天和好友炫耀,自己夺走了刘品言的初夜,而这个消息一出大家纷纷指责刘品言品性不端正,事业也因此一落千丈。而阮经天看到消息之后勃然大怒,坚决否认,说对方就是在污蔑自己。结果一传十十传百,谣言变味了,又变成了阮经天让未成年的刘品言怀孕了,而刘品言却不顾留言给予了这段恋情很高的评价,说这段恋情就像是学生时期纯纯的恋爱很美好。和刘品言分道扬镳之后,阮经天最广为人知的恋情就是和许玮蜜长达8年的恋爱了,两人感情稳定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2012年快30岁的阮经天向媒体透露自己和许玮蜜有结婚的打算,但是没有空办婚礼,当时大家一直以为“经玮恋”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最后一向感情稳定的两人突然爆出分手,网友纷纷猜测阮经天是出轨了同剧组的周冬雨,而周冬雨也很快否认了,称对方像“爷爷”还叫许玮蜜“奶奶”最后才澄清了绯闻。之后媒体又拍到两人同居疑似复合了,但是没过多久就再次传出了分手的消息,也是彻底的说再见了。


大家都觉得许玮蜜死心分手和阮经天一直以来的花边新闻脱不了干系,阮经天不断的传出带女生开房,和韩国演员伊恩惠私会的消息,让许玮蜜忍无可忍直接分手了,分手之后许玮蜜和富二代摄影师刘又年结婚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阮经天这边一直被传恋情但一直都未承认过。再来说说宋祖儿,虽然年纪不大但情史很丰富,在美国读高中的时候,就公开谈男友了。前段时间又被拍到挽着男士的胳膊一起逛街,然而没多久就否认了,在微博上大大方方的晒合照表示两人只是关系,虽然是当红小花但她毫不掩饰自己想谈恋爱的心情,也没立过什么单身人设。虽然大家觉得这两人谈恋爱就是差辈了,但是在娱乐圈里还有啥不可能发生的吗?吴奇隆和刘诗诗不就是一个案例。


战场上同时响起两个声音。司远杰和魏明成都看着从天而降的方毅,脸上带着震惊的表情。他们的脸都令人难以置信,比方说他们从天上掉下来。金芯耕种机,他们两个仍然可以接受,但是展示剑力的人原来是方毅,两个兄弟都有些傻眼了。他们两个上次见到方怡仅几个月。在那儿的方义只是个气功修炼者。即使魏明成和司远杰想破脑袋,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放芳。在短短几个月内,您就可以晋升为基础建设时期。“那可能是连云海域吗?!”魏明成和司远杰互相看着,同时想到了可能性。他们知道,方毅和龙旺达已经去了连云海争夺前哨站。他们回来了,他们的耕作基础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例如,连云海绝对是中耕者的理想之地。“你发呆时在做什么?赶快消灭!”方毅瞪了他们两个。尽管他那本命中的飞剑已被提升为一种精神武器,但使用飞剑仍会消耗方毅的精神力量。战斗了这么长时间后,方毅也感到一点后继者软弱。“嗯?是的,是的,先出去。”魏明成和司远杰都恢复了理智。这不是他们的两个兄弟第一次见到方毅的神奇表演。更何况方毅即使突然成为基金会的从业者,也是如此。据估计,在金丹奇身上很强的魏明成和司远杰,在惊讶之后也可以接受。“这个道士,在您和我破碎之后,将它们发送出去。我叫李长生。让我们出去再说一遍……”方毅的出现立即缓解了建国初期中耕者的压力。建造。矛飞了起来,方一飞的剑开了道路上的怪兽和灵兽被扫除了。彻底打破了包围圈。“退缩,退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在野兽潮中战斗了十多天的中耕者。自然,他们知道时间在转瞬即逝,所以他们现在对此并没有考虑太多。他们都从差距中逃脱了。。竞技场上的怪物野兽有些不愿,想再次包围人类耕种者,但方毅和李长生在那里,用一把长矛和一把剑,一个接一个地杀死了十几个怪物,也震惊了他们。数百。灵兽。但是,在100,000座山中,怪物野兽暴动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人类耕种者的数量。眨眼间,一群怪兽从山林中冒出来,它们都很强大,显然所有的怪兽都在怪药丸的中后期。“走!”看到人类耕种者已经退缩,地基建筑后期的耕种者李长生用长矛推翻了一只野兽,并向方毅打招呼,他的身影一进入体内就跳了起来。。李长生快要倒下时,他的长矛及时出现在他的脚下,但他希望他的武器能飞出怪物的包围。但是,就在李长生的脚牢牢扎在长矛上时,一只三到四米高的巨猿突然跳了起来,双手高举一根黑棍,狠狠地向李长生猛击。“好?”看到巨猿在进攻,李长生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表情,而是左手挥动,巨大的盾牌出现在他的面前。巨猿在魔药丸的早期,只是一根棍子。当他击中盾牌时,他震惊了十多米。李长生的方法显然不仅是:嘴里大叫一声,脚下的长矛突然变成了长矛的影子,它直刺穿了大猿的胸部,正好要穿过胸部。“该死,你为什么可以死?”看到这种情况,方怡突然在地面上痛苦地微笑。他无法想象他会在这种野兽浪潮中遇到他便宜的第三兄弟。没错,这只大猿是方毅的《万兽山的野兽兄弟》,这只猴子后来被提升为怪兽。与方毅的离开相比,猴子的体型和体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如果将其替换为刚刚突破的那一部分,李长生的盾牌反击力量将直接将其震撼至死。现在怎么可能呢?没有受伤尽管他想拯救猴子,但李长生的袭击有多快。方逸即使愿意也无能为力。但是,当矛影即将刺穿猴子的胸部时,右手在猴子面前出现了一个幽灵般的身影。食拳,食指轻拂在矛影上。正是这根手指没有烟或烟,但却使半空中的李长生被雷击。不仅长矛散落,连脚下的长矛都折断了,他的身体还没有降落。,李长生的无偿献血被无偿地喷了出去。“这,这是转型期的大恶魔吗?”方逸看着空中摇摇欲坠的身影,仿佛一个像个老头子的身影,方逸心中只有一阵寒意。面对这个数字,方毅甚至不记得关于坑坑洼的那个摇摇欲坠的想法。这个人物就像一个魔鬼,整个战场都一片寂静。“米粒的珍珠也照耀着?”那个看上去像个老头的人物,没有任何动作,地上的方毅和还没有倒在地上的李长生,突然感觉像是沉重的胸膛,两个人物同时扔远。飞出去。这时,方毅内心感到无助。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恶魔王的恐怖。由于他的神识与已故的修炼者的神识相当,因此他无权在魔王面前进行反击。甚至不会说话。“猴子王,你为什么要向少年射击?”正当方毅和李长生绝望时,耳中忽然传来微弱的声音,同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恶魔王的面前,右手似乎是随机挥动,最初像方舟子被闪电击中。。易和李长生立即被轻柔的力量送至遥远的地方。“范大师,请小心!”被囚禁中耕者驱散的李长生,嘶哑的声音尖叫起来。他认识来这里的人。他是“血刃”的最高长者。他看起来好像只有四十多岁,但是已经。一个生活了四到五百年的老怪物。“金芯耕种机?!”被那轻柔的力量驱散的方毅突然睁大了眼睛。自从走上耕种之路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金芯耕种机。与基础建设阶段的人不同,处于黄金核心阶段的人根本不需要帝国武器,因此他们站在空中,这似乎与站在地面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有一种他喘不过气来。不管是方毅,李长生还是这些怪物,他都这样被强迫,胸口紧绷起来,好像要吐血一样。“欺负我的门徒,该死!”老人无表情地看着他面前的金色核心耕种机,说话语调朴实。如果他不知道,方毅一定以为他是一个纯洁的人。“十年前,在一场战斗中,你我没有区别胜利与失败。如果今天再战斗,你敢于生而死吗?!”大多数血统修炼者都在与怪胎战斗,这个金丹舞台的强国也不例外。它散发出强烈的杀戮意图,几乎攻击了恶魔王。“为什么不敢?”恶魔王冷冷地哼了一声,他的瘦弱的身体似乎膨胀了,突然膨胀成四到五米高的巨型猿。方毅以中风拍打了盘绕的龙棍。恶魔王从猴子那里拿走了它。“全力以赴!”恶魔国王伸出手挥了挥手。原本位于田野中央的恶魔野兽和灵兽似乎被一只大手抓住并扔掉了。他们都被远距离扔掉了。恶魔之王与强大的金丹奇战斗,即使有一点点。后果是怪物无法承受的。“你们也回去。”金芯耕种者说,没有转过头。方毅和李长生自然知道自己在对自己说话。尽管他们有兴趣观看这场战斗,但他们知道自己的修养水平太低,并且他们也在迅速前进。回去。继魔王之后,魔丸后期阶段出现了许多怪物。没有金药丸舞台强者的祝福,他们两个不敢继续战斗。他们此刻向两个方向爆发。“?猴子,你要挡住我的路吗?”就在方毅正要赶出怪兽的包围时,他突然看到猴子用七八只怪兽挡住了前面。刚才,怪物王太强大了,无法将猴子和其他怪物野兽扔到方乙面前。。“嗯?老……老板?”看着方毅在他面前,这只猴子震惊了。正如方毅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猴子一样,猴子也没想到他会见到方毅。他回头看着怪物,猴子。声音突然挠了挠头,说道:“老板,你为什么在这里?”尽管猴子很残酷,但他的气质却很正直。在从方乙和小魔鬼那里喝了那么多好酒之后,方乙帮助他提炼了魔法制品,最后拿到了恶魔的鲜果帮助他突破成为怪物。在猴子的心中,方毅已经是他自己的了。“还记得我是老板吗?”方毅苦笑着摇了摇头。在猴子后面的怪兽中,有两个恶魔药后期家伙。如果他们开始了,方毅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他们的对手。但是,方毅不是很担心。对方没有任何鸟类或怪物。只要方毅的帝国武器能够飞向天空,他仍然很确定会逃脱。现在,方毅最担心的是对方会立即发动进攻而不让他飞。上天的机会。“我当然记得,你很快就离开了。”猴子喃喃自语,然后转过身,发出低吼声。成为怪物野兽之后,它已经说出了人类的话,但是怪物与野兽之间的交流自然会“嗯?他们怎么听你的?”看到猴子的吼叫声之后,七个或八个怪物同时让位。这让方毅感到惊讶,因为在包围他的怪物中,猴子是耕地最低的那只。“大麻,它们全都在我恶魔国王的祖父的掌控之下。”猴子非常自豪地哼了一声,意识也变了:“我认为我们的排名应该重新排名。我是长兄,你是第二个孩子。小魔鬼是第三个。”猴子当崇拜者时,一直很想做个弟弟。进入万兽山深处后,这只猴子的力量有所增强,自问方乙和小魔鬼不是他的对手。“你是什么?三代恶魔?”方毅听到猴子的声音变得有些混乱,他敢于感到结成团伙和承认亲戚的事不仅在人类社会中很普遍,甚至怪物也很擅长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含羞车牌-25luxu系列-siro系列-号号库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hanxiufanhao.com/xiuxianyule/869.html

含羞车牌萌萌哒
本站每天更新文章提供大家观看,但不提供下载链接喔
  • 1257 文章总数
  • 68185访问次数
  • 2073建站天数
  • 标签